| English | | | UGC | RGC
 
主题研究起动 影响无远弗届
   
任人唯贤原则的历史传承─北京大学学生社会来源研究,1949─1999
   
媒介全球化 对中国传媒与电讯业之影响
   
中文失读症的脑功能图谱
   
随机几何图形及应用
   
肯亚裂谷欧罗结撒依立耶层组的古环境意义
   
用于珠三角城市群空气污染模拟的协同虚拟地理环境系统
   
   

 



我们的研究首次发现,阅读障碍患者的大脑结构出现异常,而使用不同语言的患者的大脑病变部位,受语言特点影响。香港儿童约有7%9%患有发展性阅读障碍,而全球比例则高达17%。有此障碍者难以掌握阅读技巧,因而严重影响他们的学习能力。以往的脑成像研究显示,使用以字母为基础的拼音语言的阅读障碍患者,左脑后部的灰质体积比正常人小,而该脑区于阅读时的活动也较正常人微弱。左脑后部关乎字母与声音的转换,并与负责声音的大脑听觉皮层位置相近。对于学习拼音文字来说,阅读和聆听有着密切的关系。

为探索这些脑部病变是否具有文化差异,我们的研究团队在是项由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优配研究金所资助的研究项目中,就患有阅读障碍的华裔儿童进行研究。学习以字母为基础的拼音语言(如英语)主要依赖字母与声音的关连。但学习以非字母为基础的语言,如以方块字为基本书写单位的中文,每个字的发音并无规律可循,而需死记硬背。对于学习中文来说,阅读和书写之间有着更密切的关系。

我们的研究应用了两种脑成像技术。首先,我们利用磁力共振扫描(MRI)技术对16名患有阅读障碍的儿童及16名正常儿童的大脑结构进行扫描,以测量他们脑部的灰质数量。这些研究对象乃北京的小学生,平均年龄为十一岁,全以普通话为母语。对比结果显示,患有阅读障碍儿童的左脑前部(额中回区)的灰质体积,显著小于正常学童。较早的研究已证明这一脑区与中文的读写能力有很大关连,亦负责工作记忆。有趣的是,这些患有中文阅读障碍儿童的左脑后部灰质体积并没有减少迹象,与英文阅读障碍患者的大脑灰质异常的情况有重大区别 。


 
 
在中文与西方书面语言这两大文化体系中,阅读障碍可能属于两种不同的脑部发育失调。图一:正常华人学童的左脑额中回区的活动及灰质体积,较中文阅读障碍患者强烈和大。图二:使用以字母为基础的拼音语言的阅读障碍患者,左脑后部颞顶区和颞枕区的灰质体积比正常人小,而该两个脑区阅读时的活动也较正常人微弱。

此外, 我们为两组学童之中各12人的大脑进行功能性磁力共震扫描(fMRI)。我们向每名学童同时呈现两个汉字,要求他们判断两字的发音是否相同,并同时观察完成这一任务时大脑的活动。结果显示,正常学童的左脑额中回区的活动,较阅读障碍患者强烈得多。与此同时,中国儿童的左脑后部反应不大;在使用英语者中,左脑后部与阅读活动有很大关连。

患有中文与西方语言阅读障碍的患者,在脑部的不同部分出现结构性病变和异常的功能活动,显示在这两大文化体系中,阅读障碍可能属于两种不同的脑部发育失调。这一重要发现,已刊登于权威科学期刊《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它为我们提供了多个对教育和学习方面的启示。其中一个启示,乃对于在不同文化中成长的阅读障碍儿童,必须使用不同的治疗方法,而不应该直接采用西方的治疗方法。我们的研究结果,提供了脑科学的依据,大大有助为于不同文化中成长的阅读障碍儿童度身设计不同的治疗方法,以及为阅读障碍的基因研究,提供不少的启示。

萧慧婷博士
语言学系
香港大学
[email protected]

 
 

回页顶